豆瓣读书 > 其他小说 > 十代掌门 > 第三百一十九章 兵分三路

十代掌门由豆瓣读书(m.twmqk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笔趣阁最新永久域名:www.biquge001.com,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,谢谢!
    “第一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必须寻找一具资质不错的人族金丹修士身体,为我的主人重铸身体,法相必须为战斗类。www.biquge001.com”器灵黑鲸说出这个条件,让江枫和晏殊佳也是一惊。
    “重铸身体是被严令禁止的,倘若只是换个筑基的身体,倒是不会引来额外关注,但要是金丹之身,则必须要拿到合法的文书。”晏殊佳只是迟疑了片刻,便道出了这其中的艰难,这一点江枫倒是不知,他原本只是猜测,除却需要合适的身体之外,可能还需要别的名贵材料和某类修士的帮忙,但出身齐国的晏殊佳却心中了然,“文书,只有‘九老头’麾下的禅心院方能开具,这条件太苛刻了。”
    “我不管,想要我和你们合作对抗那几名修士,这是必须的条件。”
    “禅心院怎么才能出具这种文书?”江枫忍不住问道。
    “两名伪天级或元婴修士担保,或者换一名天级抑或半圣修士担保,确认其生前并非大奸大恶之徒,价格倒是不贵,五十枚三阶,相比耗费的材料,不算多。这个条件,实则是这些高阶修士独享的一种好处罢了。”
    “确实很难。”江枫深吸一口气,这种苛刻的条件,短时间内确实很难做到。就连晏殊佳所说的价格不贵,对于现在的江枫来讲,也捉襟见肘。
    “一名元婴的话,我的师父出关后,如果能顺利晋阶元婴境界,我倒是可以去求他,不过,这次天理门的差事办的如此糟糕,想必师父多半会责怪我,到时候能否帮你作保,还不一定。”晏殊佳不无担忧的说道。
    “一年之内,这是我能保证涂山的神魂不灭的最长时间。”器灵黑鲸声音嘶哑的说道,“涂山有一名云游在外的元婴师叔,如果能找到他,也可以解决一半问题。”
    元婴师叔?
    这是江枫第一次听说落英门还出过一名元婴,不过既然云游在外,多半已经不过问宗门的事务,是以这次灭门之战,都未能逆转。
    “我只能试试看。”寻找一名元婴可不是简单的事,除非他愿意被你找到,或者拜托较大的商会寻找线索,也是个办法,元婴修士倘若不隐居起来的话,在哪里客居,还是很容易被人记挂的,多半会留下首尾。
    另者,江枫突然想起来百药老仙提及的“师兄”,夜樊国的清道子,倒是一名元婴修士,如果明年一月二十八的聚会中,能说服他为自己作保,加上晏殊佳的师父,倒是有可能凑齐两名合规的修士,向禅心院求取重铸文书。只是,不知道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才能换来这种机会。
    交易总要对等才行,一个“师兄”的简单称呼,想必除了白眼什么也换不到。
    “另一个条件呢?”器灵黑鲸的首个条件如此苛刻难办,江枫甚至怀疑,双方根本没有达成合作的可能。
    “我饿了,给我找个修士来吃,最好是活的。”
    “就这个?”
    “就这个。你们谁愿意牺牲自己么?”黑鲸器灵看向江枫和晏殊佳,“只有吃点东西,我才能有力气与那几人争斗。”
    “这个如何?”江枫将之前用“七角灰晶”击杀的筑基修士扔了出来,算起来,这家伙死去没多久,应该还算“新鲜”。
    “好吧,条件有限,勉强降低下标准。”黑鲸口中一股虹吸之力传来,将那尸体吞入口中,果不其然,数息之后,它身上的气息便浓烈了许多,似乎有所复原。
    倒是个奇怪的器灵,江枫注意到它根本不似普通妖兽那般,有着完整的吞吃消化排泄的过程,被吃掉的东西,似乎都进了虚无的空间中,更像是某种形式的献祭,而咀嚼的举动,多半是它闲来无事的恶趣味罢了。
    “第一个条件我们需要再考虑一下,对于我们二人来讲,太过困难,如今先合作一次如何,你和晏道友赶往古井,那里我还扔下了一具尸体,算是送你的食物。”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同我一起?”未等器灵黑鲸回答,晏殊佳却突然变色道。
    “这三人追我们到此,必有特殊的手段,不在你身上,便在我身上。我们分开行动,兵分三路,他们一定会只追其中一人,另两方,便前往古井,那里应该有一名留守的修士,你们可懂我的意思?”
    “如果他们分开去追呢?”
    “不会。我会留在这里,争取引开他们。给我一套你常用的袍服。”
    “你要这个干什么?”
    晏殊佳下意识的问道,不过情况急迫,她已经感受到那三名修士距离此间越来越近,便没有拒绝,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套宫装的同时,似乎明白了江枫的意图,只见江枫再次扔出一具碧云宗修士的尸体,上面还有自己飞剑洞穿的痕迹,小洛奉命,迅速附体占据了那修士的身体,借江枫给她的袍服,迅速变幻为晏殊佳的模样。
    “原来你还有,我方才没有吃饱。”黑鲸眼眸微动,不禁扭动了下巨大的身躯,看见美味,它似乎又饿了。
    “虽然修为只是筑基层次,但好在是人族,此处甚是黑暗,说不定可以欺瞒他们片刻。或许他们只会以为你隐藏了修为。我和小洛就留在这,你们快些出发。黑鲸,你是不是有隔空挪移的能力,先带她离开。”
    “有是有,不过挪移一次之后,我可能又要饿了。”
    “哼,”江枫将之前收入储物袋的最后一具碧云宗修士尸体扔了出来,却没有给器灵黑鲸,而是给了晏殊佳,“到了古井之前,你再交给它。”
    “竟然信不过我,说好的合作呢?起码的信任呢?”器灵黑鲸摇摇头,颇有些不满,“要不是因为跑到这里躲藏,耗费了我大量的体力,我早就跑出去找更好的美味了。”
    “别讲条件!”
    江枫大声喝止道,从晏殊佳急迫且忧虑的眼神,他知道能用于安排的时间已经不多,便不想和器灵黑鲸纠缠,伴随涂山多年,这器灵的灵智不低,但也正因为如此,需要适当提防此物中途逃遁,这也是他将“食物”交给晏殊佳的原因,“没有人要求你跑到这里避祸,你还不是为了保涂山一命,想要我们帮忙,为涂山重铸身体的话,就要听从安排!”
    哼
    器灵黑鲸瓮声瓮气的闷哼了一声,“还不是你们害的,否则哪有人会跑到这个鬼地方。”它最后吐槽了一句,便不再多说。
    “还有,把涂山的储物袋给我。”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    江枫瞪眼,与那器灵黑鲸对视了片刻,黑鲸最终还是服软,“虽然我和涂山要这个东西没用,但你要先立下灵魂誓言,尽力帮涂山重铸身体才行。”
    “我江枫今日发下誓言,一年内尽全力帮助涂山获得文书,重铸身体。如有失言,道心蒙尘,无法更进一步。”
    江枫果断发下誓言,他之所以索要涂山的储物袋,还是因为古宝永恒之塔的缘故,涂山既然是金丹修士,且是落英门的掌门,储物袋中或许会有几件法宝,说不定能对祭炼永恒之塔有些好处,再不济,或许有些法器堪用,祭炼一二或许能有些对敌功用,自己手头没有堪用的法器,而晏殊佳因为出使,手中更未准备杀敌利器。
    当然,涂山现在这个状态,是没法亲自问他的,好处就是抹掉储物袋的灵魂印记会比较容易,且他的法器也因同样的原因易于祭炼,至于有没有法宝,现在只能赌运气。
    器灵黑鲸吐出一枚粘液覆盖的储物袋,江枫也不计较,一把将其摄在手中,古宝会吸纳法宝的事情晏殊佳知道,看其眼中清明,想必已经完全理解了江枫的意图,正要让她快速离开,她却塞了一件玉珏样的东西过来,“这是逃命用的符宝,一旦他们紧追不舍,这东西能让你逃遁到五十里之外,或许能逃得一命。”
    “不用担心我,我还有一枚。”晏殊佳先一步向远方飞掠而去,此番,她脚下灵气氤氲,虽然耗费较大,但却能迅速远离此间,器灵黑鲸也没有半点犹豫,只是一个甩尾,便如鲸鱼入海般,没了踪迹。
    江枫吞下一枚回气丹,等待了片刻,便见远方有三道身影,快速的飞掠而来,他们没用飞行法器,想必也是因为这里的灵气寡淡,不想耗费过多灵力,见到这三人的身影,江枫旋即便认出了其中两人。
    一人为金城派地级修士孙宝泰,此獠曾与江枫斗法,并将自己困于那奇怪的牢笼之中,只他一人,江枫便不是对手,另一人为铁三泉,灵笼商会的地级修士,之前与雷右旗缠斗之人,而最后一名修士则是名人族金丹,袍服为天理门样式。
    三人也同时发现了江枫和“晏殊佳”,身形不禁快了三分,同时仔细体察左近,根据他们的感知,方才似乎有不止一股气息在此,如今只有两人,或许会有埋伏。
    江枫毫不犹豫,快速祭出“逆风如意飞舟”,流光激荡,将两人的面目映得通明,他头也不回的向另一个方向飞去,此时他要做的,一是确认到底都有谁追来,另一个,就是尽量吸引三者的注意,器灵小洛虽然能模仿晏殊佳的模样,但一方面修为不对,另一方面没法模仿晏殊佳惯用的飞剑和声音,只要一交手,登时就会暴露真相,而江枫能做的,就是御使飞舟,照亮“晏殊佳”,然后逃离此间。
    “跑的如此之快!”
    孙宝泰稳住身形,停在江枫原本的位置不远处,仔细的体味着周围的情况,“我想到一个主意,轮流使用飞行法器,这样便可以快速追上他们。”他看向身后两人,却发现没有人回话。
    在此间御使飞行法器,会消耗大量灵力,也会极大削弱修士的持久作战能力,孙宝泰马上就明白了自己未得到认同的原因,就是三人没有足够的信任度,实际上,就是同门修士刘奎一在此,也不会同意孙宝泰的建议,他心中轻叹一口气,完全理解对方的隐忧,换位思考一下,他也不会同意的。
    在这与世隔绝的空间内,莫名其妙的死亡,可不会留下任何首尾,就比如,如果不考虑刘奎一能够开启传送阵的话,孙宝泰也希望他能死在这里,想到这个关节,他突然心中一寒,万一刘奎一也这么想怎么办,自己几人,岂不是要困在此间无法遁出?
    转念一想,好在刘奎一也没有足够自信,能独自在这略有空旷的陌生地域轻而易举的抓捕到江枫,而没有江枫,作为和自己同样弱势的一方,之前定下的“金城盟”方案便无法落到实处,有了这个牵挂,想必他不会先一步离开此间。
    相比之下,这两人倒是不能尽信,从目的上,就与自己不同,好在他们不通阵法,这事情真是凑巧得紧,思及此处,他便绝口不提之前的建议,改口道:“怎么办,我们追还是不追?”
    “当然追,他们二人动用飞行法器,跑不远。只是我心中有个疑惑,方才你我感知到不止一股气息,会是谁呢?”马士凯手握长棍,迟疑了片刻,道出了自己的怀疑,他随即感受到长棍中一股悸动,便将那器灵双头妖犬也召唤出来。
    “那臭鱼刚才来过。”
    双头妖犬很快便给出了答案,“而且,这里有一股死气。”双头妖犬望向不远处那黑魆魆的洞口,正是通往元楚道宫底部深处的所在。
    “要进去看看么?”
    铁三泉隐隐觉得里面或许有些东西存在,这处空间空旷且灵气寡淡,但当初开辟此间者,定非普通修士,但一路行来,竟然没有任何宝物存在的迹象,倒是件稀罕事,如今见到这诡异的洞口,或许连通到隐藏的藏宝密室,他未免有些心动。
    “不要横生枝节。”
    孙宝泰对此毫无兴趣,他要的是活着的江枫,一旦换来“金城盟”的四分之一领地,他尽可以想办法经营,自然不缺灵石,对于这可能藏有莫名危险,且耽误时间的所在,没有什么探索的玉望。
    “走!”
    马士凯同样没有兴趣,收起双头妖犬,先一步飞掠离开,只是他速度相比之前更快,似乎怕失却前面修士的踪迹。孙宝泰接踵跟上,速度与前方的马士凯保持一致,只要体内灵力所剩大致相同,他自忖没什么危险,现在三人,总体还算合作关系,而且,拥有唯一离开手段的刘奎一,也算是自己一方的安全保障。
    这两个家伙,一个比一个牛。
    铁三泉心中叹了一口气,心道不能和这些拥有宗门背景的人比,略有惋惜的看了看那黑魆魆的洞口,独自一人探索,他倒是没有这个打算,相比抓捕晏殊佳这种持久但更稳妥的事情,他觉得还是安全第一为好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借助飞舟前行的江枫,体内的灵力,迅速流失,行进了大约三十里,灵力便已消耗见底,他便不得不再次放出徒弟江城子,借助其变化的玄火鸦继续飞行,同时尽快恢复灵力,在逃亡途中,牛嚼牡丹般的吞噬大量杂色丹药,已经让他的经脉有多处受损,恢复灵力的速度更是慢了三分。
    很快,江城子也灵力不济,江枫便换了飞掠的方式勉力前行,而后面的追击的三人,也从极限的三十里距离,慢慢抵近到二十里,再到十里,半个时辰后,“晏殊佳”倒下,江枫便立即将器灵小洛收入“银灵匕首”当中,全力飞掠的同时,手中捏紧了那件符宝,准备随时触发离开,不过不到最后一刻,他是不会贸然使用的,自己能牵制对方一刻,便能给晏殊佳和器灵黑鲸,争取到更多的时间。
    “停!”
    马士凯收住身形,瞥见已经远远在望的江枫,方才,他发现速度变慢许多的前方二人,有一人倒下了,他便加快了脚步,很快便发现了倒地的尸体。
    这是一名男修的尸体,却穿着一套女式的宫装袍服。准确的说,是晏殊佳的打扮,但身份,却明显是假的。
    “我们被他骗了。”体察到远方还在努力飞掠,但速度很慢的江枫,马士凯眼神瞬间有些凝固,“也就是说,晏殊佳和他不在一起,那她到底去了哪里?”
    “刘奎一恐怕危险了。”孙宝泰借着马士凯擎起的微光宝珠,看清了地上尸体的面目,旋即有了明悟,“而且,那黑鲸……”
    “对,我们必须马上赶回去。”
    “那这江枫呢?”
    “他一个玄级修士,只是有些小伎俩罢了,”马士凯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,那尸体的眼睛圆睁着,仿佛正在嘲弄他的愚蠢,“等我们处理了晏殊佳,再来抓他也不迟。”
    “不行!”
    孙宝泰一口拒绝道,握着手中柳枝,体察了两息,“江枫已经脱力,即便我们只用飞掠的方式追击,半个时辰之内就可以活捉他。刘奎一如果遇到危险,会向我们示警,你不是留了传讯手段给他?”他转头看向铁三泉,得到了肯定的答复,这种特殊手段,还是灵笼商会的铁三泉提供的。
    “先追江枫,他已经跑不掉了。”铁三泉给出了自己的意见。
    “全力御剑!一炷香内解决江枫!”
    见铁三泉也支持孙宝泰的想法,而江枫也在咫尺之间,用于联络示警的血色勾玉尚没有任何变化,马士凯便也下定了主意。左右两件事,先解决一件也好,况且,现在是一票对两票,那姑且先抓捕江枫好了。
    三人化作颜色各异的流光,直奔前方的江枫扑去。

豆瓣读书(m.twmqk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十代掌门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twmqk.com